相关文章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
《玉荣对话》徐军:客户需求越模糊,我越感到兴奋">
AMT观点

《玉荣对话》徐军:客户需求越模糊,我越感到兴奋

发布时间:2017-05-25

嘉宾简介:从一流国企到一流外企,再到一流民企;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,再到AMT并获得MVAMost Valuable AMTer)奖的合伙人,他的人生经历始终与“一流”相伴。在这些成就背后,他总结的成功经验,一方面是“倾听并摸着对方的心脏说话”,另一方面是“内心的好奇和自我的创新突破”。他总是能犀利的洞察客户的真实需求,并以突破性的思维帮客户解决实际问题。他就是本期对话嘉宾——徐军。


精彩观点:

?管理咨询是一门艺术,可以精细,但不要把它变成复制品。

?管理咨询要解决企业的问题肯定不是单一方法论的,而是综合解决的。

?在面对客户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倾听,咨询顾问是要真正站在企业的角度来为企业解决问题,而并非是我有一个解决方案想要推荐给你(企业)。

?追求效果的、长期伴随式的、非项目制的咨询服务模式——这将是咨询业未来的一个趋势。

?“摸着对方的心脏说话”,把手放在客户的心脏上,感受他的心跳,感受他到底要什么——抛开任何的授业心态,完全站在客户的立场去考虑。

?外包服务一定是未来的大势所趋,尤其是互联网化的外包和功能性的外包。

?合伙制的优势一是按劳取酬,二是最能快速集中大量优秀人才的一种方式。

?客户的需求越模糊,我越感到兴奋,这一方面是源于好奇心和自我的突破,另一方面越是客户综合性、模糊的需求越容易发现创新的机会。


对话全文:


我是如何成为一个“复合型人才“的?

玉荣:请您介绍下主要职业经历,在个人提升发展的不同阶段经历了哪些变化?

徐军:我总共有二十几年的职业生涯,可以分三个方面来讲:

从公司形态来讲,我经历过一流国企、一流外企及一流民企,这几家都是国内外非常优秀的企业;

从职务方面来讲,从普通员工到管理层、再到上市公司事业部总经理,最后自己创业成立咨询公司;

从咨询角度来说,从2006年成立咨询公司开启咨询生涯,当时的切入点是信用管理——是对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的背景进行了解,然后确定其信用程度,以此来确定我是否要和你进行交易。因为这个经历,我接触了大量的第三方信息,于是我便开始做市场研究。我看问题的角度也因此而不同,评判一个人/公司好与不好,不只是一个维度,而是多个维度,以及通过同行间的横向比对来综合考量。因为我之前在实体企业做高管的经历,那么在做了市场研究后呢,我便开始做深度投资报告、并购报告、可研报告及兼并、收购、竞标等高端的报告,这个给我带来的好处就是看问题的高度提高了。什么叫看问题的高度,就是即使你做事再努力,但是符合公司的战略和策略更重要。

所以综合来说,我做咨询的特点就比较明显:第一、我有十几年的一流实体企业的工作经验;第二、由于我所从事的咨询领域的关系,使得我有不同的判断问题的角度和高度。所以我做咨询更适合于企业管理问题的全面诊断与综合服务,这是我的工作经历和学习经历给我带来的。

 

管理咨询是一门艺术

玉荣:企业问题的全面诊断和综合服务,具体开展有哪些关键点?

徐军:这方面我觉得有几个重要认识和观点:

首先,企业在不同阶段所需要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一样的。换句话说就是咨询的方法是可变的,针对初创期、成长期、成熟期,不同阶段的企业要用不同的方法;

第二点,解决同一问题的手段也是不一样的。比如一个企业如何提高利润的问题,其实可以用各种方法去解决,用流程管理、成本核算、开拓市场、信用管理等方法都是可以实现企业的利润率提高的。那么,哪一种方式是企业目前状态最适合的,以及哪种方式是让企业付出的代价最小的那个方法,就是我们应该首先采取的方法。

第三点,市场环境的变化给企业咨询带来了不同的要求。前几年企业给咨询顾问提出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,比如就要做个流程管理或者说知识管理项目,为什么,因为企业对于未来市场上是持乐观态度、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存与发展问题的时候,它的这种需求都是非常明确的清晰的。而现在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,企业压力的增大,企业提出的需求都是相对不明确的综合需求,更多的表现为想要解决企业在经营或发展中的困难。

因此,在对企业进行全方位诊断和综合服务的时候要注意:

第一,企业是一个有机体,而管理咨询是一门艺术,可以精细,但不要把它变成复制品。管理咨询就是一幅画,每一幅画都各不相同,管理咨询要解决企业的问题肯定不是单一方法论的,而是综合解决的

第二,因企业是一个生命体,所以我们的任何“治疗手段”都一定要以这个生命体为主体,而不是以我们的专业为主体。在面对客户的时候我们要更注意倾听,咨询顾问要真正站在企业的角度来为企业着想,而并非是我有一个解决方案想要推荐给你(企业)。

 

玉荣:能否介绍一些具体案例,针对客户的综合需求如何去服务和创造价值的?

徐军:我讲两个现在正在服务和沟通的案例。

第一个,印度的UPL(世界第五大农药物资公司),并购中国的某农药厂案例。这个并购案的背景是什么呢,首先资本进入中国的方式不一样了,更多的外资在中国有并购的需求;同时国内民营企业的发展也进入到一些瓶颈,必须借助外资的品牌来扩大自己,不仅仅是上市,也追求被外资企业并购的一些机会。

那并购服务就是这么一项综合型的服务。这中间包含了:商业模式的研究、企业价值估算、所有财产的梳理、环保梳理、政策梳理、及产能的计算等等,所以并购的需求是一项要求非常高非常综合性的需求。跨国并购作为一项要求多学科多门类高复杂性的工作,通常都是一个咨询公司只负责其中的一部分,而AMT作为一家平台型运营的综合型咨询服务机构,这次做中国企业独家的并购顾问,这在业内是很少见的。说明企业的需求更综合,同时也更加资本化。

第二个案例是上海的绿动,是做城市渣土行业的,占据了非常好的市场空间,企业实力非常强,但是管理却面临很多问题。为什么,因为本身做渣土行业的,就是比较散兵游勇式的。所以现在它的整体管理提升不是写一个战略报告、做一个绩效考核就是可以完成的。我们现在给他们做的是服务方案是:管理整体外包给AMT,它是伴随式的非项目制的,所有的中层管理人员交给我们辅导三年,每年1000万,来帮助这个企业有效提升管理。

通过这些案例,我们发现,追求效果的、长期伴随式的、非项目制的咨询服务模式——这将是咨询业未来的一个变化。

 

摸着客户的心脏说话

玉荣:客户的需求越来越综合,越来越不明确,您是怎么来倾听并打动客户的?

徐军:我认为最重要的是——倾听的时候,要完全抛开任何的授业心态,完全站在客户的立场去考虑——这个话说起来简单,但是做起来非常非常难。我认为不站在企业的立场,是感受不到企业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的情绪的。我有一个理念叫“摸着对方的心脏说话”,能否把手放在客户的心脏上,感受他的心跳,感受他到底要什么,这个很重要。

企业去做任何一个咨询项目一定会思考,能给我企业带来什么、有哪些影响、效果怎么样;如何与乙方捆绑在一起(来达成效果)等。客户心里的疑问是对这个项目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不信任。我想与其去回避这些问题,不如把这些问题在去之前就总结好直接告诉客户。没有一个方案会是完美的,一定会带来负面的东西。但是我能告诉你是因为我的自信,因为负面的东西我能总结、能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当中,让你的效果达到最好。所以综合来说,如何与客户去交流,我就一句话——“摸着客户的心脏说话”,忘记你是一个咨询顾问的身份,忘记你是去做生意的立场,而是站在客户的立场去切实的理解这个企业、感受这个企业

 

比如绿动这个客户,他愿意把全部的管理外包给你,但是他一定会担心,万一你来了做不好这个事情怎么办,万一员工反感怎么办,做下来效果不好怎么办等问题。所以你事先不想清楚不解答好客户的这些疑问,他是不会去做这个事情的。我的习惯就是与其把问题都放在心底,不如就讲出来。对于绿动客户内心的这些疑问,我们采取了如下解决措施:

第一,我们咨询的费用变成现金+股权,变成企业的股东,风险共担,利益共享。

第二,现在每一个中层管理干部都成为顾问的副手。这样现有中层不仅可以快速学习提升,而且彼此都觉得很安全。因为辅导期结束顾问离开,不影响他的职位。

第三,针对效果我们增加一个KPI的考核标准。比如说一年利润达到多少,我可以拿100%的股权;如果利润达不到,我拿到80%的股权;如果超过,我会拿110%的股权。通过这样的考核制度,企业就放心了。因为你做的不好,就拿不到所有股权。

 

外包服务是未来的大势所趋

玉荣:刚才的案例实际已经从传统咨询模式成为一种外包,对于外包服务你有什么看法?

徐军:我个人比较看好外包服务。这一定会是趋势。为什么呢?一方面人力成本不断提高,企业没必要所有业务都自己完成;另一方面新兴的东西不断出现,企业竞争加剧,因此企业必须集中力量在一处核心优势上突破。对于咨询服务企业来说,外包是从企业的根本流程上去切入的,是真正连接在企业支撑的主干上并紧紧捆绑的,所以对于业务稳定性和专业化发展都是有好处的。

关于外包,我比较看好两个方向:

第一,互联网化的外包,也就是连接外部世界的新兴外包业务。比如说企业以前没有口碑管理,我现在需要一套口碑管理去连接客户(注:AMT投资的客品通——国内首家专注口碑管理的云平台),更好的即时关注用户感受。

第二,功能型的外包,包括企业的销售、物流、财务的管理等。这些外包我觉得都有可能,我们也在积极地探索。比如说工厂,会逐渐成为纯粹的生产加工中心,其它的都可以外包出去。

 

我和AMT的故事

玉荣:作为AMT的资深合伙人,谈谈来到AMT平台两年的感受?

徐军:我原来是非常反对合伙制的,但是来到AMT后呢,我发现合伙制有其非常强的优势:第一,它是唯一一个让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信念而努力的一种方式,大家按劳取酬;第二,它是最能快速集中大量优秀人才的一种方式。所以只要你以开放的心态,就能够找到大量与优秀的人合作的机会,这是我来到AMT后最重要的一个感受。

我目前从事更多的是企业的全方位诊断和综合服务,这在传统的咨询企业是很难完成的。但是我到了AMT后,因为AMT是平台型企业,这上面聚集了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,各个领域的专家针对不同企业的问题都提出过很多很好的解决方案,那么通过在AMT平台上的专家资源整合,就可以通过很好的次序组合搭配,去综合性的解决企业问题。


玉荣:最近您做的好多案例在AMT平台都属于开创性的,如何能做到这种创新突破?

徐军:我现在对于企业的复杂问题更感兴趣。客户的需求越模糊,我越感到兴奋,这一方面是源于好奇心和自我的突破,另一方面越是客户综合性、模糊的需求越容易发现创新的机会

AMT平台现在已经具备多样化、互联网化,不同的学科、不同的领域,具备知识深度的同时,更要注意增加知识的广度,我认为这对咨询顾问在未来的培养是非常重要的。

如果您对以上文章感兴趣,可拨打400-881-2881或点击在线咨询,预约专家,进行互动哦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